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中醉翁的博客

漠中醉翁与朋友们分享一切

 
 
 

日志

 
 

怀念三哥  

2012-05-25 15:29:41|  分类: 旧日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三哥

 

从壬午年到壬辰年,不觉间就是十年过去了。2002年(壬午年)11月-2003(癸未年)年8月,全球发生了“非典”流行病。非典,全称: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又称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简称SARS。这是一场世界性的灾难,到癸未年的四、五间,中国的大地上曾经一度限制人们外出出行。

“屋漏偏逢连阴雨”,就在禁止出行期间,远在湖北的三哥去世了。当时,我除了我做能够做的事而外,没有别的能力。面对无能为力的境地,唯有徒有奈何耳!在稍后的不久,我作《癸未五月十八观办公室前花圃思三兄去世感怀》:

 

人生不如花,轮回一日斜。

尘封盖棺时,永寂暗为家。

春风年年发,古人谁来呀?

只是花依旧,重新又发芽。

生时如朝露,老后犹晚霞。

窹寐不待醒,佳人换红纱。

亲人走不久,我急观奇葩。

他日我亦去,谁唤听乌鸦。

抑或踏歌去,再继旧琵琶。

遥期无相期,新房复新车。

园中徒觅花,诚为大傻瓜。

再三求不得,只觉残脚麻。

 

儿时的记忆,是最靠不住的。三哥比我大九岁,从兄弟的交往而言我与三哥应该是在儿时交往最多,许多玩耍、求生、生技的本领都是从三哥那里得来的;而当时最痛恨他的是,我要常常穿着他穿着过的旧衣服。这种爱恨的交织情结,在一起的时候并不是那么的清晰,而是等到关山迢递之时,尤其是阴阳两隔之后,才会渐渐地涌进脑海。

三哥的读书时代,并没有我的幸运,只念到初中毕业。我在上高中的时候,他离开的家乡去湖北谋生。等到父亲去世时,他领着一双儿女奔丧,我当时是孑然一身。而与三哥的最后一次见面,竟是在为母亲的奔丧里。兄弟同手足,手足亦分离。相聚时日短,分别光阴长。人在苦痛与困境时,不能求之于外而只能求之于内,即所谓“求诸于己”。痛定之余,我曾经反思过自己:

 

 

 

生死应是身后事,苦乐该为当下知。

老来留恨空悲戚,眼低手高更无遗。

 

空巢吟

 

山居不识高庙堂,野人只爱啜琼浆。

风流才子佳人会,酒醒梦散徒悲伤。

笔耕砚田三千亩,采菊南山信由缰。

生不入关漠中老,身后自谥退锋郎⑴。

(小注:⑴郎官,汉代官职。退锋,毛笔失去锋芒。退锋郎,为笔者所妄设。)

 

然而,别后的思绪从来就不曾退却过,只是将生者应尽的责任继续而已。说来也是无尽的困惑,我曾经设想过几次几条的路线想与三哥一晤面,终不得成行。黄河、长江、汉水,十年的时空,如何的造化弄人!这种人生的无奈之感,在我上个月襄阳开会之后尤其的强烈。前天,我作《壬辰年闰四月初四日葡萄架下饮酒》:

 

初夏复春余。葡萄再生机。

累累又新枝,欣欣正翠微。

物移他乡贵,我黜漠中非。

风从隙间透,影顾更觉希。

 

游子的悲哀,“物移他乡贵,我黜漠中非。”的痛楚,是一纸能述的么?

附:唁电

三嫂并致侄女侄儿:惊悉三哥不幸早逝,五脏如焚,恨关山远阻不能赴丧,望你们节哀顺便、辛苦诸事。附电汇壹仟元薄奠。

                                      弟德领及妻女2003年6月7日于敦煌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