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中醉翁的博客

漠中醉翁与朋友们分享一切

 
 
 

日志

 
 

神游高台明水记(续完)  

2012-05-04 16:16:38|  分类: 旧日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游高台明水记(续完)

神游高台明水记(续完)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兰新铁路与荒滩    在石碑前后左右徘徊了许久,正前方却有两条道路:一条向南、一条折向东面,在迟疑不决之际从身后驶来了一辆摩托车,我赶紧请问去明水的路怎么走?老乡说:我就是明水的,向东大概五六里就到了,你们跟在我后面来吧?上了车,王师傅告诉我,听口音那老乡是个定西人。我则说,心诚则灵。到了明水村村部,老乡告诉我们:向东、向北都是农场的旧地。我决定先向东而行。

在东行的一二公里的路上,有一些南北向的沟壑纵横于村庄与农田之间。路的正南面的远方是东西向的祁连山山脉,稍近的是兰新铁路与连霍高速公路,隔着一片戈壁滩;路的北面是农田、村庄,再远的是戈壁滩的沙丘。我看了看手表:上午十点整,也就是说:我早晨八点半从酒泉出发,到了这里仅仅是用了一个半小时?

“八点半钟,酒泉劳改分局调配的六七辆卡车驶进新添墩,装上行李载上病号和一帮装卸行李的人,出发了。汽车驶出田间公路,经过杨洪公社的一个村庄时追上了先行出发的大队人马。从新添墩去酒泉火车站约七八十里路,……汽车到了酒泉火车站,王永兴明白这天早晨为什么小米汤不定量……拉他们去高台县的几节无蓬货车停在支线上,他们上车之后,等待步行的大队人马,大队人马到齐已经是黑夜了。……火车是深夜两点钟驶出酒泉火车站的。从酒泉市到高台县也就是一百几十公里,火车却走了十几个小时,因为是货车,时停时走,有时一停就几个小时。劳教分子蜷缩在车厢里。火车经过高台县碱泉子火车站,还出了一件事:不知什么人喊了一声。到了到了,这就是我们要去的火车站,明水农场就在这里下车。许多右派站起来推行李。噼里啪啦扔下许多行李,赵来苟才喊起来:停下,停下!谁叫你们卸行李的!我们要到明水河站下车,这里是碱泉子!有几个右派跳下车装行李,但这时火车又启动了,他们慌忙扒住车叫人拉了上来。那些推下行李的右派惊慌地喊叫,我的被褥没拿上来……黄昏时分,火车停在一片戈壁滩上。有几辆马车停在铁路边上。马车拉着行李,人们步行,走了一个小时,来到一片荒草滩上。宽阔的草滩上有两条南北走向的山水沟,先期到达的人们在沟里盖了些地窝子,挖了许多窑洞。管教干部领着分队长分配住处,马车拉了一些人又去碱泉子找行李。……”(页506——510杨显惠《夹边沟记事·告别夹边沟》花城出版社20089月第1 20092月第3次印刷

我目测兰新铁路与这里的距离,从清晰地可以看到兰新铁路上的火车车厢的节数与颜色来看,我怎么想都难以想像当初的这段距离要走上一个小时。而我极目向西遥望夹边沟的一百五十多公里数,当初的他们用了一天半多的时间!时间与空间啊,怎么是这样的造化?五十年的步行、汽车、火车,怎么会有如此的变幻无常?

眼前的水沟已经大多不存在了,变成了农田。原来农场的场部也是现在的村部,除了一所“明水”小学带着“公家”的模样,其它多像民房的居民点。据当地的老乡讲:他们是第三批移民,来到这里时的农田、村舍遗址基本上就是现在的规模。从村部向北不足两公里数农田的尽头就是戈壁滩,农田与戈壁滩之间有一道东西走向的铁丝网拦挡着,当然有些地方的缺口看来是机动车的通道。我步入戈壁滩,目测戈壁滩与沙丘的距离大约在三四公里之间。戈壁滩里似乎是有一点人工建筑的遗迹,但不敢确定。在无际的荒滩之中,我只能感受到一种悲怆的气氛,而找不到资料里有关景象。

在戈壁滩里,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杯清水洒向寂寥的荒滩,如仪之后我的心境依然不能平静。在归途之中口占一首《春余明水——时龙年四月初十日》:

夏初醉翁访明水,春余祁连正芳菲。

桃红仿佛沙后尘,梨白犹豫隐翠微。

一杯清水洒戈壁,千古英魂何时归。

江南孤客凭谁吊,关内游子曾见几?

其实,当时的脑海里句子是从荒滩里的红柳、骆驼刺和不知名的花花草草里寻觅到的。在明水,我停留了大约一个半小时。

 

后记:当我离开明水村而偶尔回首之时,我的心中就有一种“不可言说”的感觉。作为一个读书人和文物工作者,我倍感自己的幸运与浅薄,更为自己的知行难一的丑陋而惭愧。在我从戈壁滩回到汽车里时,王师傅问我:你不热吗?我茫然不知所答,但我似乎是知道了一点“无我”的状态:那时的恐惧、饥饿、炎热之类与臭皮的我无缘无觉。在当天的夜里等候火车时作《二0一二年五一节凌晨酒泉火车站》:“千里奔波苦何妨,戈壁苍茫徒暗伤。穷通困达皆由命,践行精进诚无殇。”大概也是一个无心之得吧。如果有来生,我还是愿意做一株戈壁滩里的小草,承受我能够承受的一切。今天中午吃饭时,有朋友问我:你为什么不在繁华的上海呆着,跑到这干什么?我笑而未答。是以为记。壬辰年四月十三日,适值五四青年节,识于空巢。

附:本文的主要参考资料:和凤鸣《经历我的1959年》敦煌文艺出版社2001-03,高尔泰《寻找家园》广州花城出版社20045,邢同义《恍若隔世——回眸夹边沟》兰州大学出版社200410,杨显惠《夹边沟记事》广州花城出版社20089,萧默《一叶一菩提——我在敦煌十五年》北京新星出版社20104等。

神游高台明水记(续完)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神游高台明水记(续完)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神游高台明水记(续完)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神游高台明水记(续完)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神游高台明水记(续完)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神游高台明水记(续完)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神游高台明水记(续完)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神游高台明水记(续完)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神游高台明水记(续完)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神游高台明水记(续完)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神游高台明水记(续完)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