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中醉翁的博客

漠中醉翁与朋友们分享一切

 
 
 

日志

 
 

登三危山南天门记  

2012-06-03 16:17:28|  分类: 风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登三危山南天门记

 登三危山南天门记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壬辰年闰四月初八日,应亮公之约登上了三危山南天门。通常,每天上下班进入、离开莫高窟的时分,我总是经意或者是下意识地遥望上几眼南天门。住在山上的时日,南天门是经常登临的地方。倒不是我对登山有什么特殊的爱好,而是那时的爬山也是一种消遣的一种方式而已。自从搬家到城里成为城里人之后,城里人的俗务与蹉跎,将雅兴磨灭而很难有机会登山一游;与南天门的亲近,也就疏远了十几年?

是日,天气晴和。从亮公的画室东上戈壁滩,一路向东直奔三危山。春余夏初,宿年的枯草泛着赭黄色。枯槁欲折的临风,让人想起老子的“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强大处下,柔弱处上。”(《老子·七十六章》)荒凉的戈壁滩上,各色的塑料薄膜飘浮牵挂于荒滩与枯草之间,有着几分说不清楚的诡异。

大约有三十分钟的步进,来到三危山山脚下。我们并没有走惯常的大路,而是直奔南天门的山谷。从山谷口回首西眺,鸣沙山、九层楼、绿洲、舍利塔林、戈壁滩、蓝天、白云、和风,与我若即若离隐约而真切。从山谷而入,两山相峙的夹缝隙形成了天然的路径。峭拔与盘旋,使人容不得有选择与考量,只能奋力向上攀登。喘口气的间隙,欣赏一下嶙峋的怪石、刀剁斧劈的峭壁和远处的风景。偶尔,我还能够有兴致拍上几张照片。上百米的落差高度,二十几分钟之后就登上了乐尊堂。

看看曾经脚下的路,让我想起人生中只有走过的路才是自己的路,实践亲为的过程才是自己的道。道本无形无径,唯有体验、躬行之后才能体会到其中的奥妙精微。在人生的岔路口,许多的人犹豫不决而茫然不知所措。其实大可不必,只要果断地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方向,勇敢地向前,等你走到一定的高度与历程之后,你会发现:这就是我自己的道路。会当凌绝顶之时,还会在意别人的闲言碎语吗?

从乐尊堂到南天门,大概有十几分钟的路。南天门,是王母宫、观音井、老君堂的经由之路,大概是处于王母宫的南侧而得名。环顾四周,全是层层迭迭的山峦。向北,最醒目的当然就是三危山峰顶的王母宫了;向东,经观音井、老君堂,穿过三危山到达肃北蒙古族自治县;向南,达大泉;向西,就是鸣沙山、莫高窟了。南天门的地势,不能算高也不能算低,可以仰视高山、府瞰群峦,极目山峦而无际到天边。

登山的乐趣之一,就是享受一下仰止高山的乐趣。仰视,是对自然的一种敬畏;止步,是由自然中而得出适可而止的理智。当身处于一山比一山高的境地,还会永远无止休地向上吗?在迭迭层层的远山面前,还能够有力量继续向前吗?在山峦的颠峰,世间的名利还有半点意义吗?此刻,金子虽贵,却入不得半点于眼中;倒是一杯水,便为人间无上至宝。人是个很奇怪的动物,常常要为身外之物而束缚手脚,甚至于心灵。

下山,便有了许多的轻盈。

壬辰年闰四月十四日识于空巢。
登三危山南天门记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登三危山南天门记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登三危山南天门记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登三危山南天门记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登三危山南天门记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登三危山南天门记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登三危山南天门记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登三危山南天门记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