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中醉翁的博客

漠中醉翁与朋友们分享一切

 
 
 

日志

 
 

庄子笔下的“安贫乐道”与“不为”  

2012-08-10 15:52:37|  分类: 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庄子笔下的“安贫乐道”与“不为”

 

“安贫乐道”,是指“安于贫而乐于道”。原意是孔子称赞他的学生颜回:“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论语》)乐,是一种情绪的境界,与之相近的有喜、好之类,与之相对的是不乐、忧、苦等等;贫,是所遇的状况,与之相近的有困、穷、病之类,与之相对的有通、达等等;道,原指道家、儒家所信奉的道德、自然界的本源,后引申为人生的理想、信念、准则之类。

老庄为代表的道家与孔孟为代表的儒家,从两个不同的角度来阐释“道”。就处世而言,儒家有为而入世,道家无为而遁世。二者并不矛盾,都是臭味相投而积极于世人。在《庄子》中,常常用儒家的人物、观念阐述道家的意念。在《庄子·杂篇·让王第二十八》中,就是极其精彩的一段。庄子用孔子、原宪、子贡、曾子、子路、颜回等师生的对话、事迹,生动地阐述了“安贫乐道”的意趣。

其中,孔子、原宪、曾子、颜回是安贫乐道的代表人物,且辩之贫与病的区别:“宪闻之,无财谓之贫,学而不能行谓之病。今宪贫也,非病也。”通过孔子之口而辩穷通之别:孔子曰:“是何言也!君子通于道之谓通,穷于道之谓穷。今丘抱仁义之道以遭乱世之患,其何穷之为?故内省而不穷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天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陈蔡之隘,于丘其幸乎。”最后,庄子自己总结对于穷通的态度:“古之得道者,穷亦乐,通亦乐,所乐非穷通也。道德于此,则穷通为寒暑风雨之序矣。故许由娱于颖阳,而共伯得乎丘首。”

面对贫穷的境地,庄子是如何面对的呢?其借用原宪之口而述有所不为也:“夫希世而行,比周而友,学以为人,教以为己,仁义之慝,舆马之饰,宪不忍为也。”庄子的不为,在今天还有意义吗?我的回答是肯定的。为了迎合世道、自己的私心而行事(希世而行),为了自己的喜好、达到自己的目的而结交朋友(比周而友),为了求得个人所欲、所望而学习知识、技能(学以为人),为了自己的私欲而传教知识之类(教以为己),将邪恶假借于仁义的名义之下(仁义之慝),追求宝马香车之类(舆马之饰)。这些种种世象在物欲横流的今天,也是我们值得深思和玩味的。庄子的“不为”,给我们以许多思考的空间和想象力。

佛家的“四大皆空”与中国人传统对于生命的最终结果“不了了之”,是同样在思考一样的问题:我们面对世间万象,如何对待?是逆来顺受、安于苦乐?还是享受人生的全部过程?《易经》曰:“一阴一阳谓之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来之无善恶、去之者无得失,阴阳、苦乐缺一不可。既然如此,我们何必要分别彼此、苦乐之境!庄子的“穷亦乐,通亦乐,所乐非穷通也。”不也是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吗?逢逆不忧,遇顺警惕;一切的一切,坦然受之。

我们的感觉器官(包括意识),有时候很是“误人子弟”。大概多是顺“我”者喜、逆“我”者忧,且苦乐不定。我是谁?这真的是我所要的么?想清楚也罢,想不清楚也罢,最后都是自作自受。

今天,我在意料之中知道了有位朋友有“断粮”之苦;我并非无动于衷,而是高兴地说:今天之苦,在为明日之乐打好基础,甚至于苦乐并在当下。是以记缘起。

壬辰年六月二十三日识于空巢

 附录:《庄子·杂篇·让王第二十八》部分章节:

原宪居鲁,环堵之室,茨以生草,蓬户不完,桑以为枢而瓮牖,二室,褐以为塞,上漏下湿,匡坐而弦歌。子贡乘大马,中绀而表素,轩车不容巷,往见原宪。原宪华冠徙履,杖藜而应门。子贡曰:"嘻!先生何病?"原宪应之曰:"宪闻之,无财谓之贫,学而不能行谓之病。今宪贫也,非病也。"子贡逡巡而有愧色。原宪笑曰:"夫希世而行,比周而友,学以为人,教以为己,仁义之慝,舆马之饰,宪不忍为也。"

曾子居卫,緼袍无表,颜色肿哙,手足胼胝,三日不举火,十年不制衣。正冠而缨绝,捉襟而肘见,纳屦而踵决。曳纵而歌《商颂》,声满天地,若出金石。天子不得臣,诸侯不得友。故养志者忘形,养形者忘利,致道者忘心矣。

孔子谓颜回曰:"回,来!家贫居卑,胡不仕乎?"颜回对曰:"不愿仕。回有郭外之田五十亩,足以给飦粥;郭内之田十亩,足以为丝麻;鼓琴足以自娱;所学夫子之道者足以自乐也。回不愿仕。"孔子愀然变容,曰:"善哉,回之意!丘闻之:'知足者,不以利自累也;审自得者,失之而不惧;行修于内者,无位而不怍。'丘诵之久矣,今于回而后见之,是丘之得也。"

中山公子牟谓瞻子曰:"身在江海之上,心居乎魏阙之下,奈何?"瞻子曰:"重生。重生则利轻。"中山公子牟曰:"虽知之,未能自胜也。"瞻子曰:"不能自胜则从,神无恶乎!不能自胜而强不从者,此之谓重伤。重伤之人,无寿类矣!"魏牟,万乘之公子也,其隐岩穴也,难为于布衣之士,虽未至乎道,可谓有其意矣!

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藜羹不糁,颜色甚惫,而弦歌于室。颜回择菜,子路、子贡相与言曰:"夫子再逐于鲁,削迹于卫,伐树于宋,穷于商周,围于陈蔡。杀夫子者无罪,藉夫子者无禁。弦歌鼓琴,未尝绝音,君子之无耻也若此乎?"颜回无以应,入告孔子。孔子推琴,喟然而叹曰:"由与赐,细人也。召而来,吾语之。"子路、子贡入。子路曰:"如此者,可谓穷矣!"孔子曰:"是何言也!君子通于道之谓通,穷于道之谓穷。今丘抱仁义之道以遭乱世之患,其何穷之为?故内省而不穷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天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陈蔡之隘,于丘其幸乎。"孔子削然反琴而弦歌,子路忔然执干而舞。子贡曰:"吾不知天之高也,地之下也。"古之得道者,穷亦乐,通亦乐,所乐非穷通也。道德于此,则穷通为寒暑风雨之序矣。故许由娱于颖阳,而共伯得乎丘首。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