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中醉翁的博客

漠中醉翁与朋友们分享一切

 
 
 

日志

 
 

又说“八十九十曰耄”  

2013-03-11 15:33:28|  分类: 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说“八十九十曰耄”

 

在癸未年我曾经写过“八十九十曰耄”,是记录我与两位台湾老朋友的忘年交的经历。昨天,文献所的小邰老师从上海打电话给我说:正在上海的施先生与谭先生要跟我讲话。于是,电话煲里闲话了几十分钟。这三位先生有两位已经是八十了,三位的年岁加起来逾二百一十多。

施先生,是文献所的老领导,浙江永康人离休后现居永康。谭先生,文献所的老同事,广东人退休后现居上海。二位老先生在退休之前在大漠之中工作、生活了近五十年,退休后还能够回到南方安居晚年,让我欣慕不已;小邰老师也是文献所的同事,这次不知道是什么机缘她们能够在上海相聚,而且还能记挂起我使我心生感动。

“八十九十曰耄”,语出《礼记·曲礼上》:“人生十年曰幼,学。二十曰弱,冠。三十曰壮,有室。四十曰强,而仕。五十曰艾,服官政。六十曰耆,指使。七十曰老,而传。八十九十曰耄。”我与三位先生在文献所同事十年,当是我的学业上的“幼、学”阶段。她们记忆里的我,还是“主厨”。文献所里的聚会,小邰老师是“策划”,我是“主厨”,施、谭二位多半是出资者。那时的莫高窟,在物质上远远没有现在的丰富,但人与人之间的温暖却是让我回味不已。

漠中的沙尘暴,并没有影响我记录这段文字的心情。癸巳年正月三十日识于空巢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