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中醉翁的博客

漠中醉翁与朋友们分享一切

 
 
 

日志

 
 

勤丰小学  

2014-12-24 11:36:00|  分类: 旧日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勤丰小学

 勤丰小学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正面西侧

午休后的闲适时光,我从老屋东山墙的田间小径向东,过葛庄水坝经一段水泥村庄路,走到蒋庄路。这条蒋庄路,在三十多年前是连接八里铺镇与冻青大队的水渠泥路,据说现在是社区扬州到瓜州的一条公路;从路旁正在进行的施工和堆放的管道来看,似乎是一则证明。

向南行进不到百米,届于花园庄路北端的西侧有一座由几片青砖旧瓦的残墙和几根砖石残柱组成的记忆,当是“勤丰小学”的旧址。绕过一片菜地直到正面,现实与往事证实了之前的猜想。

当我绕到西侧拍照时,从住户的菜地里出来一位大姐,问我是那里人?怎么从来没有见到?我答:是小袁庄的,在外工作多年了。然后装着疑惑地问道:这是勤丰小学旧地?她说:是的,当初初建时还交过一百块土坯,并问我交过没有?一问年龄,我比她小十几岁。

此刻,已经是夕阳西下的时分,虽不见炊烟袅袅,但从各色人等驾驶着各种乘骑归巢的急迫,也知道是归巢的时候了。随缘地结束了与大姐的交谈,走过西边秦庄河的芦苇,回首不远处芦花丛中的残垣断壁,旧日的学校记忆像只蛰伏了的伤鸟隐约在高楼华屋之中。随着没落的余晖,我终于将这种情绪带回的儿时的新房屋里。

我的小学功课,就是在这所学校里完成的。学校起初的名字叫“红庙小学”,由拆毁原址上的红庙扩建而成,文革中改名“勤丰小学”。我上学之时,“勤”字是见到了的,而“丰”字则未见端倪。那时的学校座北向南,由前后两排各东西两大间教室组成:前排的两个教室之间有一条通道,正对应着后排的位置是老师的办公室;西山墙由一间教室和图书室砌就,东山墙是食堂和教师宿舍构成的厢房。远远地看去就是一座大的四合院子,院子的前面是一块不小的操场。

就读于这所学校的学生,是来自于勤丰大队的农家子弟。我在校时有五个班级,从一年级到五年级俱全。儿时,从老人口中听到的关于红庙的传说与由青砖砌成的高墙所散发出阴森的气息,让大部分的记忆都变得模糊不清;只是时间上的追寻,知道我从七二年春到七六年夏,在这里度过了十一个学期的学生生涯:那时的我还没有资格留级,其中的一学期是由冬季毕业改成夏季毕业延期而多出来的。

七二年春天,我六岁,实际上五岁半不到。上学伊始,接受洗礼的是阶级斗争和大字报,大概在二三年级开始居然能够写大字报与老师同学对决,或许是那片记忆中的噩梦。从三年级开始其他同学能够参加扫墓,而我直到五年级才有“资格”参加,那次是去镇江,徒步、过江、跋涉倒是没有印象,记忆深刻的是中途在镇江城里与一位同学掉队,成为一段“坏分子”的有力佐证。操场上的游戏是快乐的,更有一桩有趣的事至今仍然不能忘怀。

吃忆苦思甜饭。其过程大概是:每个同学从家里带一把米糠、麩子之类统一下盆,然后将集体采摘的野菜全在一起烧煮,做成糠麩野菜团子。就餐的时间大多在下午时分,就餐时好象还有一位苦大仇深的贫下中农在用极其美妙曼音诉说着旧社会的贫穷与困苦。大一点的同学嘻闹的时候不忘记将自己的糠饭分给别人而后快,小一弟妹则是关心心中的糠团的大小以及如何地塞进别人或者是自己的书包里;我则当老实地吃过,其味难以形容却终身难忘。

从家里到勤丰小学的直径距离不过三、五百米,当时的沟、汊、坝、桥至少有五六处,落水的记忆也还有几回,只是被眼前的水泥路所淹没。模糊之际,放下手中的笔门外已经是万家灯火了。

甲午年闰九月廿四日写于扬州老屋,葭月初三日打字整理于漠中空巢。

勤丰小学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西侧后墙
勤丰小学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东面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