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中醉翁的博客

漠中醉翁与朋友们分享一切

 
 
 

日志

 
 

子欲养而亲不待  

2016-08-23 15:54:51|  分类: 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欲养而亲不待

 子欲养而亲不待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语出《 孔子家语·卷二,致思第八》,借皋鱼之口说出人生三失之悲痛,特别是失去亲人与时间的无奈!在今天重读起来尤为沉重。昨天,我为了查阅资料,从书架里找到一本八十年代经常要读的书;在书页里发现了一张一百元的电汇收据,其内容大概是,汇往县市:上海,收款人姓名:袁嘉华(家父);收汇员:王爱玲,收汇日戳:甘肃敦煌,19879119。在收据的背面有一首小诗:

九月一日夜游莫高新树林

镰月西明漠沙轻,一洲林蛙畔道听。

推却诗书径中步,半静半鸣陈香磬。

小注:录文格式与原文稍有不同,原文不协之处今改正。

这首小诗意境平平,只能算作是记事诗。查过万年历,八七年的九月一日,阴历是七月初九日,是日夜正是“镰月”夜;此“磬”作“罄”解:空,尽。一个年轻人在新树林的夜里,不闻声、香而空叹。这种情境,我想许多的人都曾经经历过。

事情的原委大概是这样的:九月一日白天,我接到上海家里电报,说父亲脑中风,当时回不去,就连夜进城回了份电报并寄上了一百元钱。从“119”时间来看,已经是下班以后的时间了。晚上夜不能寐,故尔在新树林对月而歌。现在想起来,那是父亲生病第一次中风,我没有回去;第二次中风,是在一九九0年秋天,我回去了但已经不能自由行动,只能将母亲接来敦煌,而对于父亲一直到九二年夏天去世,我没有再也没有机会亲身照料过父亲。

这种切身的悔恨,明白过来已经是太晚了。人生在老死之前大概分三个时期:青年成长期、壮年家庭感情期、成熟贡献社会期,如何地把握三个阶段的合理性,特别是事业基础与家庭责任的合理分配,实实在在是容易出问题。一旦出现问题,就是终身不能弥补的悔恨。

今年夏天,我错中错陪着姐姐从北京到敦煌。姐姐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单独出过远门,这次下决心来绕北京来敦煌,我是心存默照。居然能够在晕车的顽症下翻越了海拔四千米的高原,并且战胜的晕车的恐惧。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上星期四,姐姐在微信中问我:是什么日子?母亲的生辰我怎么会忘记!时隔三天,我又找到这张电汇单,心中的感慨非言语所能够表达。

时丙申年七月廿一日识于空巢

附:《 孔子家语·卷二,致思第八》

孔子行,闻哭声甚悲。曰:驱!驱!前有贤者。至则皋鱼也。被褐拥镰,哭于道旁。孔子辟车与之言曰:子非有丧,何哭之悲也?皋鱼曰:吾失之三矣:少而学,游诸侯,以后吾亲,失之一也;高尚吾志,间吾事君,失之二也;与友厚而小绝之,失之三也!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也。往而不可追者,年也;去而不可得见者,亲也。吾请从此辞矣!立槁而死。孔子曰:弟子诫之,足以识矣。于是门人辞归而养亲者十有三人。

子欲养而亲不待 - 漠中醉翁 - 漠中醉翁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